空采访热点相关背景

影视明星“天价片酬”问题近期成为舆论焦点。 在斥责中国明星“天价片酬”的过程中,一个经常被引用的统计数据是,在美国和韩国,演员的片酬仅占制作成本的10%至30%,但中国演员常常超出制作成本。 50%。 中国电影行业的一个通病是,天价的明星片酬严重挤压了电影的正常制作成本。 不仅降低了电影质量,限制了好作品的诞生,也制约了影视行业的健康发展。 。 (来源:《中国商报》)

明星爱大牌_明星喜欢的品牌_明星最爱/

空采访热点独家解析

@京华时报唐家辰:制片方用“天价片酬”聘请明星。 虽然压力不小,但基本就是“一个愿意拼,一个愿意吃”。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明星的“天价片酬”就是合理的。 事实上,不合理的片酬机制扭曲了影视行业的生态,影响了文艺的健康发展。 一方面,个别明星的片酬明显高于导演、编剧等演员,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 另一方面,当大部分制作资金都用来支付明星片酬时,故事情节、拍摄水平等各方面都难免会受到打折扣。 近年来,我们在电视台、电影院看到的影视剧中,“烂剧”、“烂片”的比例似乎越来越高。 究其原因,是制片方重用了一些当红明星却没有演技,把大部分资金花在了花钱请明星上,注重话题效果却忽略了质量提升。 他们可谓“罪魁祸首”。 我们高兴地看到“天价薪酬”乱象引发民众热议,也高兴地看到行业协会和主管部门采取更加积极的行动。 但这种努力不是为了对付检查组,也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权力肌肉; 为了让行业更加健康,让文艺更加繁荣。

@人民网江萌:前段时间,王宝强离婚一事在全城掀起轩然大波。 媒体到处报道“婴儿”的情况。 各种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暴力信息”和朋友圈流传的“知情人”让人目不暇接。 抛开事件的是非,对于普通人来说,出轨、离婚的传闻怎么会如此引人注目呢? 显然不可能。 毕竟这是一个讲究眼球经济的时代。 明星的“天价片酬”很大程度上源于路人的好玩和新奇。 有些明星打出大牌,开出天价,但都是花痴惯了、想舔偶像脚趾的脑残粉丝。 不管影视剧本身是艺术性的还是娱乐性的,哪怕被骂,只要有观众对明星买账,收视率和上座率高,投资方和制片方就能赚钱。 通过行政命令限制明星的“天价片酬”,可能会让不满贫富差距的草根感到“松一口气”。 但在高层强调简政放权、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之际,此举是否会引发其他问题? 影视行业的各种乱象需要行业规范和行政监管,更离不开观众用脚理性投票。

@经济日报赵凤兰:针对名人不同于普通人的巨额收入,早在1981年,芝加哥经济学家舍温·罗森研究了名人的潜在收入,并深入审视了收入不平等现象,并首次提出了经济“超级巨星理论”。 从经济角度来看,由于巨星以牺牲其他艺人的利益为代价占据“最佳”位置,并拥有垄断权力,因此很容易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造成“赢者通吃”的结果。 虽然巨星市场的效率属性是有效、低效还是无效,目前还没有定论,但显而易见的是,巨星的垄断权力很容易导致不公平和市场失灵。

说到底,“唯明星论”其实和唯票房论、唯收视论是“同族”。 前者实际上是后者的变种,都是无序市场竞争下异常成功理论的产物。 从目前来看,要扭转和遏制电影天价片酬,仅靠“限薪令”等行政和立法措施仍难以从根本上规范。 还需要投资、制作、营销各个环节的共同自律和观众的全力配合。 。 据了解,台湾曾经像现在的大陆一样过度崇拜明星制度,导致整个影视行业的衰落; 而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的电影产业之所以如此优质,是因为他们的演员片酬通常只占总预算的20%。 -30%。 由此看来,影视作品只能消除明星片酬泡沫,从聚焦作品本身入手,抵制“有阵容无内容”的虚假繁荣,摒弃对粉丝独享的畸形依赖,破解贬低高薪“戏霸”和“看面经济”。 “国产影视的浮华嚣张是可以从量变到质变的。

影视创作不能落入“金钱眼”。 一个有价值的优秀演员所承载的不仅仅是外表的责任,更是文化的责任、责任和使命。 这是演员作为职业的职责。 只有所有主创都有荣辱与共、荣辱与共的责任感,才能创作出有想法、有温度、有品质的作品。 此外,还需借鉴一些发达国家相对成熟的影视市场监管经验,健全和完善行业规范和监管机制,对明星片酬定价实施综合监管,加强片酬征税,限制片酬。演员的经济“寻租”或引导明星发展公益事业。 通过经营等方式实现再分配,纠正和消除收入不平等和差距。

@南方日报张东锋:在我看来,天价片酬的重点不在于是否介入,而在于如何介入。 从前几年热议的“限薪令”,到此次部分委员提出的“比例线”,都是为了直接限制明星的账面收入,但天价片酬是否真实行业炒作下“钱还是假钱”,最终指向规则问题。已有业内人士指出,为了避税,圈内流行的潜规则是一些明星经常签名“大大小小的合同”。我觉得它至少有两个“好处”,就是一方面让明星们开心,另一方面制片方不用缴纳高额税金,这可以形容为“双赢”。因此,首先应该规范明星的片酬签约规则,让片酬至少对税务机关透明。如果这样,明星与明星“串通”的成本生产者就会增加,一些人提出的高收入、高税率就会真正有效。

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解决“市场失灵”问题,需要建立合理的监管规则,发挥“有形之手”的作用。 近年来,影视行业的资本泡沫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虚假票房的衍生,让一些斥巨资请大牌的电影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 ”遭到市场冷遇后。 从控制端戳破虚假票房泡沫,既可以惩罚违法者,也可以抑制制片方的“高价冲动”,规范行业发展。 此外,针对普遍存在的“一窝蜂”追逐题材的现象,在监管上也需要合理调控。 只有这样,才能引导行业健康发展。

即使近十年来影视明星的收入增速远高于大多数行业,但人们对天价片酬的执着绝不应该被理解为“仇富”的问题。 港台甚至韩国的明星纷纷来中国内地市场淘金,冯小刚等知名导演曾抱怨艺术创作可能会陷入“见明星脸、打工”的困境。为了他们”。 畸形的生态。 随之而来的“大小合同”、虚假票房等,都是整个行业亟待规范的表现。 面对天价薪资,我们应该回归到整个行业的规范化、法治化。 只有市场自由充分竞争加上行业监管,才能促进行业向健康有序方向繁荣发展。

@浙江日报朱昌俊:近年来,一些热钱流入影视行业,客观上促成了演员天价片酬的形成。 与热钱涌入的速度相比,影视人才的培养要慢得多,这导致实力派演员成为稀缺资源,身价一路上涨。 而一些靠“粉丝”和颜值走红的“小鲜肉”也趁机疯狂抢金,整体拉高了演员片酬的非理性水平。 业界并非无视这种现象带来的负面风险和问题,但由于长期存在的利益惯性,打破这种浮躁模式并不容易。

“天价片酬”现象,归根结底是影视行业不成熟的产物。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但我们影视创作的专业化进程还处于起步阶段。 一个重要方面是在生产成本的控制上尚未形成合理的分配机制。 大牌明星的“眼球效应”势不可挡。 这是形成“天价薪酬”的重要原因。

“天价片酬”现象已存在多年,但难以有效改变。 这说明单纯的市场监管可能很难改变,但主管部门的干预如何适当、有效也是一个智慧的考验。 《通知》要求,各级广播电视播出机构不得指定明星演员,不得以明星演员作为电视剧购播的议价标准,不得强推。 因为当购播过程中“唯明星论”的议价标准被打破后,自然会改善明星演员天价出售的现象。

华图分析:作为高度垄断的稀缺资源,明星片酬高还好,但获得的市场份额和片酬比例却高得离谱,严重超出个人禀赋,横扫过半制片人经费和总预算,导致编剧、制作等其他环节的劳动报酬流失,美术整体创造力低下,有些不合理。 而这种明星霸道不仅伤害了真正优秀的导演和演员,让影视创作不再需要好剧本、好故事、好演员,也让整个影视行业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黄金和玉石。

需要看到的是,明星“天价片酬”造成的危害已经远远超出了影视的范围。 其中,还可能存在利益输送、利益输送等违法违纪行为,甚至腐败行为。 比如拍摄影视剧的文化公司、传媒公司,有没有明星直接入股参与拍摄,获得“天价片酬”。 尤其是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如果出现这样的现象,很大程度上就是利益输送、利益输送,就是损害上市公司的利益,侵犯投资者的利益。 要对其报酬进行市场化评估,收回高于实际价值的收入。 ,并依法追究当事人的行为。

说实话,社会有责任、也有权利干预明星的天价片酬,因为影视文化可持续发展的摇篮是大众的认可,是对社会的造福。 只有具有文化内涵的优质作品和节目,才能使我国影视文化事业有长远发展。 如果没有得到观众的认可,离开了公众的视野,明星就只是一颗孤独的明星。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