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买了没发货可以退吗_vogue杂志怎么买_杂志买了有什么用/

如果说,瑞典女孩 Greta Thunburg 在 2019 年底吹响了可持续发展的号角。那么,当真人秀明星 Min Show 和流行文化偶像 Kim Kardashian 也在推特上感叹“气候危机是真实的”时, 2020年代的舆论已经很明确了。

为响应康泰纳仕出版集团 26 家出版物去年 12 月做出的​​全球可持续发展承诺,意大利版《Vogue》近日公布了 2020 年 1 月号封面。 与以往时尚杂志的摄影封面不同,今年一月号的封面由多位艺术家和漫画家创作的8张插画组成,杂志内页也将完全被插画取代,不会包含任何摄影内容图片。

尽管该杂志今天才正式在报摊上发售,但《Vogue》意大利版的大胆举动已经引发了业内的激烈讨论。 对于以前卫时尚摄影为主的意大利《Vogue》来说,这种对摄影的放弃无疑具有象征意义。

意大利版《Vogue》现任主编埃马努埃莱·法尔内蒂 (Emanuele Farneti) 将该出版物定位为可持续发展的宣言。 他透露,以《Vogue》最重要、也是最厚的九月号为例,一本杂志的制作大约需要150人、20趟航班、十几趟火车和40辆班车。 随叫随到,时尚大片拍摄所需的样衣需要约60个国际快递。 拍摄需要不间断地开灯至少十个小时。 员工餐饮产生的食物垃圾、服装包装中的塑料、手机和相机充电所消耗的电力等等。

将所有激进的时尚摄影改为时尚插画意味着该杂志将避免上述活动所产生的大量碳足迹。 同时,该杂志还将节省一大笔制作预算,而所有这些资金将由意大利版《Vogue》捐赠给意大利威尼斯的奎里尼·斯坦帕利亚基金会,用于修复威尼斯受11月洪水影响的文化中心和图书馆。 不过,该杂志并未透露捐款的具体金额。

杂志封面上明确写着“本杂志的制作中没有使用任何摄影”。 莫桑比克美国画家 Cassi Namoda 创作了一幅模特 Ambar Cristal Zarzuela 坐在红色椅子上哭泣的肖像。 模特头部附近画着一只滴着血的蚊子,艺术家称这是对全球变暖的隐喻。

vogue杂志怎么买_杂志买了有什么用_杂志买了没发货可以退吗/

杂志买了没发货可以退吗_vogue杂志怎么买_杂志买了有什么用/

杂志买了有什么用_杂志买了没发货可以退吗_vogue杂志怎么买/

杂志买了没发货可以退吗_杂志买了有什么用_vogue杂志怎么买/

杂志买了没发货可以退吗_vogue杂志怎么买_杂志买了有什么用/

意大利版《Vogue》一月号插画封面

终于,在可持续发展成为行业共识的分水岭2019年之后,人们看到了时尚界在可持续发展问题上从表态到实际行动的努力。 但意大利《Vogue》的大胆尝试给业界带来的启发可能远不止于此。

相比减少自身的碳足迹,意大利《Vogue》对内容制作方式的重新思考更为关键,而这也是维持传统媒体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如果十年后时尚杂志就要彻底消亡,那么在杂志上谈论“未来”就显得非常虚伪了。

至少在过去的十年里,传统媒体一直缺乏对时尚杂志内容制作方式的反思。 由于时尚杂志受到数字化转型的影响,时尚杂志的转型往往集中在内容分发、媒体形式和广告模式的创新上。 但时尚杂志的制作方式几十年来并没有发生重大变化。

打开一本时尚杂志,你会看到广告、版权页、编辑点评、流行趋势、配饰静物、名人和设计师专访、时尚大片、美妆彩妆、生活艺术、资讯新闻、生肖专栏等依次排列。 令人惊讶的是,虽然时尚行业在过去十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时尚杂志的内容结构甚至顺序却几十年如一日地保持不变,却从未发生过明显的变化。 尽管杂志总是定期修订,但大部分变化只是栏目名称和布局。

虽然有的刊物注重视觉呈现,有的则以深度访谈、长文为卖点,但大多数主流刊物都没有打破思维的束缚,使得很多时尚杂志失去了核心的编辑思路,由图文结合。碎片。 拼盘。

同时,考虑到在性别多元、多元观念已广泛流传的今天,不少时尚杂志仍然采取以二元性别划分男女刊物的做法。 这在以利益标签划分群体、提倡资源整合的新时代表现得非常明显。 不合理的做法至今仍能沿袭,也说明时尚传媒行业虽然以创新为基础,但仍然固守守旧、根深蒂固的传统体制。

收效甚微的改革结果间接证明,只要内容生产方式不创新,时尚杂志就不会重生。

虽然数字世界已经在谈论商业转化率,但传统时尚杂志却面临着来自广告商越来越大的压力。 尽管香奈儿等品牌仍将《Vogue》等领先传统媒体视为品牌建设的重要阵地,但激进的时尚拍摄与传统媒体有限的传播能力之间的矛盾已成为时尚杂志的软肋。

在预算有限的情况下,内容质量的下降几乎成为行业内的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而封面则成为了杂志价值浓缩的体现。 然而,除了艺术上的考虑,杂志封面往往成为为了平衡各方利益而“妥协”的结果,最终导致杂志陷入恶性循环。

困境中,保守派观点仍然认为平衡效率和艺术价值是一个伪命题。 但意大利《Vogue》的尝试证明了低成本、高艺术价值的创新制作方式所带来的可持续潜在价值。

不言而喻,《Vogue》品牌的全插图月刊引起的轰动是,在数字时代,注意力已经变得等于收入。 更重要的是,在低成本制作的前提下,杂志的创收问题很容易解决,并通过慈善捐赠进一步实现。 媒体的社会责任。

除了意大利《Vogue》之外,此次的另一大赢家是意大利奢侈品牌Gucci。 此次的八张封面中,绘制的时装均来自Gucci,这意味着Gucci全额支付了封面费用,间接受益于创意封面引发的舆论浪潮。 《Harpers Bazaar》时尚执行主编 Gaia Geddess 此前曾表示,“意大利《Vogue》与意大利时装公司携手打造了今天的意大利时尚产业。”

这次与Gucci的封面合作证明,在传统媒体与广告商不可避免地存在共生关系的当今时代,并不是所有的广告商都只痴迷于自己的产品如何曝光,也不是所有的合作都是死板的拼凑和无奈的妥协。 还是有品牌愿意为真正的创意买单,合作仍然是输出优质内容的最佳形式。

值得注意的是,意大利版《Vogue》一直是全球所有版本中商业化程度最低、最前卫的时尚杂志。 尽管它是用意大利语出版的,但其强大的视觉语言使该杂志成为全球时尚界的狂热宠儿。 事实上,自20世纪60年代创立以来,时尚摄影已成为意大利《Vogue》最锋利的武器,使其模糊了高级时装、社会评论和纯艺术之间的界限,深入探讨社会问题。

在前主编弗兰卡·索扎尼 (Franca Sozzani) 任职期间,意大利《Vogue》制作了许多令人震惊的故事片。 2005年7月,该杂志的《Makeover Madness》大片讽刺整容潮流。 Linda Evangelista等超模展示了自己“手术前”和“手术后”的状态。 与该杂志合作最密切的摄影师史蒂文·梅塞尔(Steven Meisel)于2006年在美国9/11事件后的恐怖气氛中拍摄了这一主题的“紧急状态”。 2008 年,Franca Sozzani 的全黑特辑成为时尚杂志历史上最著名的特刊之一。

杂志买了有什么用_vogue杂志怎么买_杂志买了没发货可以退吗/

2008年的全黑问题成为时尚媒体史上最具里程碑意义和争议性的事件

2016年Franca Sozzani去世后,她的继任者Emanuele Farneti在1月号中的出色表现清楚地证明了意大利Vogue的前卫精神仍在延续。

如果说意大利《Vogue》有一个成功秘诀,那就是使用最新的模特面孔、最有远见的摄影师和最炙手可热的时装设计师。 英国时尚媒体人Jaime Perlman曾表示,意大利Vogue是世界上最大的时尚摄影师展示空间。 它已经成为一个让人们从事开创性事业的平台,让图像超越时尚,最终达到艺术和思想。

除了Steven Meisel之外,与该杂志保持多年合作关系的时尚摄影大师还包括Paolo Roversi、Bruce Weber、Oliviero Toscani、David Bailey以及刚刚去世的Peter Lindburgh。

然而,正是在意大利《Vogue》通过时尚摄影确立权威的前提下,放弃摄影而选择插画无异于刮骨疗伤。

该杂志创意总监 Ferdinando Verderi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时尚始于绘画,而《Vogue》最初是一本插画杂志。 绘画不能取代摄影,但它值得在人们的视觉语言中找到新的机会,它可以成为解决新问题的旧方式,它可以打开创作内容的创造性方式的大门。

杂志买了没发货可以退吗_杂志买了有什么用_vogue杂志怎么买/

图为1932年《Vogue》杂志封面插画

时尚插画当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近年来时尚插画在时尚界的回归却是有目共睹的。 Instagram 上孵化出的一批时尚插画家,例如 The Cartorialist,也相继涌现。 由创意总监亚历山德罗·米开理 (Alessandro Michele) 领导的古驰 (Gucci) 以使用时尚插画等复古表现形式而闻名。 该品牌此前曾与Coco Capitan、Unskilledworker等插画家合作。 。

时尚插画作为一种原创的创作方式,保留着模糊的质感。 在“过度精致”的完美时尚摄影泛滥的今天,人们倾向于回归自然。 这就是为什么像Juergen Teller这样崇尚自然、未经修饰的图像的摄影师很受欢迎。 仔细想想,广受诟病的过度PS图片和再加工的时尚插画并没有本质区别。

这与19世纪印象派绘画兴起的时期非常相似。 19世纪摄影术的出现对绘画艺术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在此之前,绘画担负着记录图像的重任,但摄影使绘画失去了原有的优势,促使艺术家寻找新的出路,印象派应运而生。 。 印象派绘画摆脱了对客观描绘事物的形态和本来色彩的执着追求,开始捕捉变化的光线,从而反映创作者自身转瞬即逝的感受。

同样,与受设备和技术限制的时尚摄影不同,时尚插画比时尚摄影更注重创作者的个人解读,让创作者从技术中重新获得价值感。

图为艺术家Milo Manara为意大利Vogue创作的封面

此外,时尚插画也为时尚杂志赢得了更多的内容空间。 在这个系列的封面上,漫画家 Milo Manara 画了一幅模特 Olivia Vinten 穿着内衣、挥舞着黑色鞭子的插画,颇具暗示性。

试想,在后MeToo时代,尤其是《Vogue》母公司康泰纳仕集团与去年被指控性骚扰的时尚摄影师马里奥·索伦蒂(Mario Sorrenti)和布鲁斯·韦伯(Bruce Weber)划清界限后,这样的时尚摄影将很难出现在今天的时尚杂志上。 然而媒体行业的过度谨慎,却引起了创意产业对这一打压创意之举的警惕。

在中国,GQ Lab等新媒体也掀起了插画的复兴。 这种基于新媒体的插画形式,被称为“条漫”,虽然与审美驱动的时尚插画不同,注入了文字内容信息,但其简洁明了的视觉形式提高了新媒体的可读性,也带来了丰富的商业价值。

此前,GQ向微信公众号LADYMAX表示,鉴于插画在读者中的受欢迎程度,GQ正在筹办GQ Lab双月刊漫画杂志和插画师机构,吸引国内最优秀的插画家为《GQ漫画杂志》提供最高水平的服务。优质的内容,也能更好的服务企业客户的需求。

以上这些对于当今的时尚媒体行业来说都是非常有启发的。 可以肯定的是,意大利版《Vogue》只是众多解决方案之一。 以时尚摄影为基础的意大利《Vogue》即使不通过摄影也依然保持着先锋精神。 这是否意味着,忙于推出新媒体产品、重组部门的传统媒体高估了读者阅读习惯对媒体的影响,而低估了时尚媒体生产习惯改变带来的动力?

媒体形式也许没那么重要,但重要的仍然是它所承载的核心信息,即杂志的愿景和预测。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