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智能车市场终于迎来了前装激光雷达量产元年,进入大规模上车新阶段:小鹏 G9、智己L7一众旗舰级新车纷纷上马了激光雷达。在具体配置上,自动驾驶基因浓厚的集度选择在机舱盖前侧搭载两颗激光雷达,长城旗下的沙龙智行更是决定一口气配置4颗,刷新全球量产车的搭载记录。甚至连在自动驾驶领域并不突出的理想,也宣布将在尚未发布的的理想L9中首次搭载单颗激光雷达。

那么问题来了,在高端智能车不装个激光雷达都不好意思出门的年代,激光雷达到底需要几颗?放哪儿合适?

面对这个整个智能车行业必须深度、综合考量的问题,一向以“大嘴”著称的理想汽车CEO李想,针对集度个性化的车头双激光雷达配置,在微博完成了面向激光雷达的首次“开喷”:“在车顶上放一个,和在机盖或保险杠放两个,性能上没有任何区别,甚至头顶的单颗性能会更好”、“目前这个位置,最新的行人碰撞法规这一关过不了”,与集度CEO夏一平展开讨论。

然而,与李想以往面对传统汽车市场、以汽车行业资深大佬身份“单方面开喷”的情景不同,刚刚才在L9研发中进入自动驾驶领域的“新人”李想,在这次“犀利吐槽”中已不再占据优势,而是名副其实地“遇上行家了”:

百度深耕自动驾驶已达9年,在全球领先的公共及商业咨询公司 Guidehouse 发布的自动驾驶竞争力榜单中,百度连续两年稳居国际自动驾驶“领导者”阵营,且是领导者行列唯一上榜的中国企业,是当之无愧的中国自动驾驶领袖。说句玩笑话,百度在研究、实操车顶激光雷达的时候,李想还在做媒体。

而作为百度“亲儿子”,集度不仅是行业内唯一一个全栈应用百度Apollo高阶自动驾驶能力的智能汽车品牌,更继承了百度9年来的自动驾驶实践,吸收了百度2500万公里的L4级自动驾驶测试里程的核心数据。别忘了,在北京、上海、广州、重庆等多个大城市路跑的百度Robotaxi车队,一直装载着各式各样的高端激光雷达。事实上,国内绝大多数科技爱好者,对于激光雷达、特别是车顶激光雷达的第一印象,就是来自百度。因此,聊起车顶激光,集度可就“立马不困了”,毕竟,李想推崇的车顶激光雷达设计,就属于自动驾驶中的“传统”设计。

正如集度CEO夏一平所言:车顶单颗激光雷达只能带来120的视角FOV,而集度的车头双雷达的视角FOV则可达到180。集度的激光雷达方案不仅可大幅提升感知视角,在车辆正前方60度FOV的区域内还可实现加倍重叠,有效提升识别准确率更高,在应对“鬼探头”、CUT IN (插队)等极端场景中,还可有效保护行人和车辆安全。也就是说,集度的激光雷达方案,不仅不是李想所说的“过不了行人碰撞法规”,反而是可以将对行人的伤害扼杀在摇篮的先进设计。

针对集度的双激光雷达设计,打造出全球首款激光雷达量产车小鹏P5的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也在社交媒体中直言:“双激光雷达更安全”,这也是“激光雷达行家”何小鹏与“激光雷达新人”李想的意见相左之处。

就设计层面而言,集度所采用的激光雷达伸缩式设计,不仅采用了传统跑车经典的“跳灯”,其实更是豪华品牌的标准设计思路:在燃油车时代,劳斯莱斯、奔驰等豪华车品牌,都不约而同地采用了在立式车标可以缩进车头内部的设计,彰显兼顾豪华与安全的理念。所以说,集度的伸缩式激光雷达设计,不仅不是无源之水,反而是成熟的传统豪华车设计理念在人工智能时代的一次进化,是将汽车历史传承与科技进步融合创新的范本式设计。

事实上,李想本人也认为L9雷达位置需要适应。因为和出租车过于相像,即使有前保时捷设计师加入理想担任汽车外饰设计总监,理想L9的评论区还是出现了“集体翻车”场面,被网友吐槽不够美观。而小鹏汽车CEO何小鹏,也直言自己考虑过两颗激光雷达放在车顶,但终究因视角效果太差而放弃。然而,在“一颗以上”激光雷达上车已成为行业必然发展趋势的今天,李想推崇的车顶激光雷达方案又将何去何从?

我想,向来喜欢使用“接地气”语言、偏爱以“老百姓”视角考虑问题的李想,正好可以用一句传统俗语形容自己的这次“下场对线”:“一拳打在棉花上”。当面对一个实力、内力远超自身的对手,即使一拳打在对方身上,自己也无处着力。功夫加持的对手,身形俨如棉花,不仅让自己的拳头无处着力,更能够以柔克刚,让自己用再大的力也是枉然,根本伤不了对方分毫。

最后,面对“激光雷达新人”李想的挑衅,集度大可以大度地调侃一句后一笑了之:没人比我更懂激光雷达。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