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t Weinmann(生于1971)曾经在位于卢塞恩的钟表零售店工作超过15年。除了作为公司管理委员会成员的职责,这位知名的钟表专家还直接负责两个被出售且与 Ludwig Oechslin 合作的品牌。Weinmann 规划概念,协调材料采购,兼监督销售和宣传活动。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他的通勤工具是一个手工制作的滑板,他对令人兴奋的创意充满热情。

六年前,LudwigOechslin和我一起投入MIH表的研发。MIH表包含了一些横向思维设计,与那些制表工厂的产品不同。一般钟表匠们喜欢去把一些所谓的复杂功能加入他们的计时器,使得这些计时器总是包含尽可能多的元件,且极为复杂。而Oechslin正好相反,这在钟表设计师中间相当罕见。Oechslin拥有广博而深入的学识,包括理论数学、考古学、天文学,还有,比如对于梵蒂冈Farnese摆钟的修复,这些都反映了他的成就。和文艺复兴时期的科学家并无不同,Oechslin采取间接的方式去表达概念,并且不遵循惯例。对于数学的研究让他了解到,简单的东西总是更为优雅且本质上更加适合,当然,倘若结果是正确的情况下。面对有关功能性的复杂议题,Oechslin乐于以简单且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做出回应。MIH表是首款遵循这一方向的作品。

ochsundjunior是智慧的自然延续,而且超乎寻常的简洁。简洁和严谨是建筑设计、工业设计、艺术、软件编程的公认特点。有创意的简单解决方案通常在日后很长一段时期内成为经典。Oechslin有若干好的创意在酝酿中它们层出不穷。ochsundjunior就是他把那些创意变为成果的平台,而我的角色就像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一样,保证这一切尽可能清晰地发生。

无须怀疑,Oechslin是我们这个时代复合型的钟表研发者,因此他拥有自己的手表公司去生产他的创意,这是合乎道理的。

设计对于ochsundjunio来说并不是独立的,它在概念化和简洁化的过程中就出现了。这方面最显著的外在表现也许是,表盘上完全没有字母或数字。如果只是扫视一下,模拟显示总会比数字显示更直观。曾经,这样的认识导致了日期指示窗口过大,而影响了整个计时器的美观。

Oechslin采取了不同的方式:ochsundjunior采用表盘上的一系列来显示日历,在那些中可以看到橙色的点。人们不会花太长时间就会习惯于这种概念,并且辨认起来更容易,美感上也是统一的。这些是ochsundjunior独有的,具有很高的辨识度,因此表盘上并不需要额外添加品牌标志。

这一点,再加上未抛光两件式表壳(因为我们希望人们可以看到机械加工的精确,那是我们目前已经达到的),一起构成了ochsundjunior与众不同的设计。我甚至还没有开始描述其他独特的卖点,比如环保鞣酸处理的、带有智能搭扣的皮革表带,能够拥有那些特点的手表并不多。

我们最新的Tinta系列允许顾客自己选择任何一款国际标准色卡上的颜色做表盘,并且在十种颜色的夜光指针和指示中任选其一,皮质表带也有一系列色彩设计可选。无论选择了什么样的颜色组合,ochsundjunio表总是能够被一眼认出。

最新的产品系列是我们的Tinta系列。Tinta意味着颜色,含义是顾客可以为他们的表盘选择任意颜色。至于现货,我们提供组合颜色的选择,比如深蓝色表盘搭配白色指针,灰色表盘搭配橙色指针,还有其他变化。想要其他产品的顾客可以直接到卢塞恩来找我们,或者通过e-mail,skype或是写信联系我们。我们的方式很灵活。

我们的idea系列产品展示了品牌在工艺和哲学上的根源。它们最接近于Oechslin的设计原型。这些钟表,我们只在很短的生产周期内生产。表壳多为银质,直径39毫米。表盘、表针和功能元件为金质。

至于annocinquanta,其特点是PaulGerber设计的机芯以及Oechslin设计的三元件年历装置。它是制表业中的杰作,并得益于ochsundjunior的极简主义。这款表现有白金、红金、银色三种款式供选择。

之后是settimanajunior,我们的儿童表系列,喜欢儿童表的也适合配戴。钛金属表壳的背后刻有所有者的名字和地址,表盘上在背后移动的圆点指示星期。

我们的设计理念很清晰,并且会不断向前推进。在制造和研发方面,我们将会推出新颖巧妙的方案,并制造出强健、有实用性,又个性十足的钟表。消费者带着疯狂的心态喜欢上了一流的工艺制品,这是一个持续增长的商机,而不是大众市场的一部分。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在寻找真诚明了、包含清晰可解理念的产品;他们正在抛弃那些市场化痕迹太重的东西。我们的表就是为那些人制造的。我们的目标,是创造出更多在工艺方面令人惊奇的创意。

Settimanajunior的概念正是从ochsundjunior的故事开始的,而且仅用了几分钟就构想出来了。抗变应性钛金属,表壳背后所有者的细节信息,自动上弦机械机芯,天然橡胶表带,100%瑞士制造,包装上的画还讲述了此款腕表的故事。那些画由SjoerdvanRooijen绘制。我们非常喜欢这种打破传统类型的方式,所以决定作为一个整体形象在公司推行。同时,Sjoerd在LudwigOechslin睡觉的时候多次给他画像Oechslin极具幽默感。

是创意!ochsundjunior表充满创意,同时也极具功能性。它们拥有与生俱来的天赋,简洁的线条和富有特色的ochsundjunior气质。加之一些型号可以任选颜色,那意味着消费者所佩戴的款式基本上是只此一件的那具有稀有性价值。

其实,我们确实有一个logo。只有把表摘下来,你才能在环保鞣酸处理的皮质表带背后看到它,我们把商标打在那里。我们的商标的的确确以热烙铁印在表带背后这有点异想天开。但认真地说: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人所谓拒绝logo的一代,他们非常敏感,不喜欢周围打满了各种商标。对于服装、汽车也是如此一些人要求汽车经销商除去型号名称以及背后的其他文字。直观来说,那些凌乱无用的东西有损于整体形象。非常滑稽的是,手表的logo都位于表盘的相同位置,甚至那些制表行业以外的明星设计师的作品也是如此。Patek(百达翡丽)和Swatch都一样。我们相信,现在是时候做点不一样的事情了。一些人怀念logo,但是他们可能不会成为我们的目标受众。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