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不甘就此失去热度的他开始疯狂地压榨父母的价值,向农民父亲接连索要钱款出唱片,甚至向母亲挥拳。

能够在“电视6公主”的荧幕上露面,对于所有的演员而言都是一次绝佳的宣传机会,吴谨言却偏偏“耍起了大牌”。

在这次采访失败后的三天时间里,电视电影频道给足了吴谨言道歉的机会,然而她却没有任何抱歉之意。

在参加某次明星活动时,在场有不少粉丝老远有十几个安保人员手拉手、围成圈向前走来,他们还以为是天王巨星,纷纷举好了手机、架好了设备。

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也只有那个令人疑惑的三人“夹心接吻”,距离实力派演员和当红明星其实还差得很远。

营销团队蹭不上“杨洋”的热度,便给他寻找其他的营销线路,甚至给他买了不少水军,将他打造成了坐拥2000万粉丝的“当红流量小生”。

然而这位流量小生近些年也没有什么作品,唯一一次登上热搜的词条还是“某2000万流量小生谈恋爱了”。

无独有偶的是,她在三年后被陈忠实作者选定出演电视剧《白鹿原》中的“白鹿”,却在拍摄途中被导演更换了下来,让另一位女演员来代替。

同时,片方还曝光了一则李梦在片场闹着要加戏的视频,视频里的她大喊大叫、宛如泼妇,给人的感觉甚至要当街打滚。

而张颂文也在节目里曝光说,李梦在拍《隐秘的角落》时,甚至要求道具老师为她找两个一模一样的苹果。

那时导师安排她与成毅等人一起出演一个节目,本来大家都在和谐地商量节目的编排,然而孟子义却毅然愤然离场。

当时袁咏仪身为导师,一眼就发现孟子义擅自改变了自己的妆容,不愿意为了演出将脸部化仇,甚至擅自更换了里衬、造成穿帮。

郭敬明在看见这一幕后,生气地说绝对不会在拍戏时拍她,直接点明她的美就是网红脸,根本就不好看。

虽然当时的孟子义大气不敢出,然而此后她在与闺蜜的聊天中,对郭敬明的作为直接吐槽,显然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如果说上述说的几位明星还稍稍有点人气的话,接下来这位“耍大牌”的明星只能说是又不红素质还差。

令人感到震惊的是,刘露不仅在候车室大吵大闹,还对民警和高铁站工作人员进行言语辱骂,多次阻碍执法人员执行公务。

此后这位“身份尊贵”的“女明星”还对民警提要求,说要一双袜子来穿,还说5000块钱的鞋子真的是承担不起自己的脚。

曾轶可发文自称在过人工检验时遇到了边检的随意拘留,还被带到房间录像教育,倍感气愤的她随即选择曝光这位警号。

原来曾轶可受到边检的阻拦是因为她拒绝摘下帽子进行人工验证,甚至还在此期间对爆了粗口。

反而作为公众人物,更应该担任起为社会树立榜样、传达正能量的社会责任,低调谦卑做人、清清白白做事。

切忌将时间和精力花在营销与摆谱上,而是要静下心来,真正地磨炼自己作为艺人的能力与品性,从而获得大众认可的口碑。

倘若一味的仗着自己“公众人物”的身份“耍大牌”,那么迟早会败光大众心中的好感,成为被唾弃和抛弃的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