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的流水席对于农村的人来说一定不陌生,它是农村特有的一种文化现象,在很多重大的场合,比如婚丧嫁娶、过年过节都会见到它的身影。

这种大席举办起来持续时间长,短的也得半天或者一天,时间长的可能需要三五天,除了同村的村民,四邻八乡的想凑热闹也可以参加,就算是过路的陌生人,向主人道一声祝福也能落座上席。

流水席的菜非常丰富,鸡鸭鱼肉应有尽有,而且上菜非常快,具有浓浓的烟火气。农村生活中,流水席是一种重要的社交方式,也是一种传统的习俗,它体现了农民的热情好客。

然而,对于这种现象也有一些反对的声音,据说还要展开“大清查”行动,对农村流水席进行严格的监管和整治。有些地方甚至直接下令叫停流水席,禁止在公共场所搭建灶台和桌椅,只允许在自家院落内办理。

那么,为什么流水席会被叫停呢?有没有必要进行大规模的严查呢?对此,有些行家分析说,这与喝酒误事有很大的关系。

他们认为,在流水席上,很多人都会放开喝酒,因为宴席时间长,所以喝酒也没有估计,这样容易导致酒后、打架、斗殴、醉驾等现象,给社会治安带来隐患。

许多流水席的厨师都是当地有名的厨子,并没有相关的从业资格证书和健康证。他们在做菜时,往往不遵守食品安全规范和卫生标准,全都是凭借着经验做事,有些菜可能看起来非常香,但是卫生条件一般都不合格,没有量化标准。

由于流水席的规模较大,每次都会产生大量的餐厨垃圾,而且都是难以降解的一次性塑料盒。这些垃圾如果不及时清理和处理,就会堆积在路边或田间地头,影响环境卫生和美观,甚至造成土壤和水源的污染,甚至对周围居民的生活质量都有一定影响。

虽然现在已经全面放开,但是新冠并没有完全消失,它仍旧存在于我们周边,而且甲流现在来势凶猛,很多人都中招过。

由于流水席的人员多、密集、流动,很难做到有效的防护措施,如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消毒通风等。一旦有感染者混入,就可能引发群体感染,给公共卫生安全带来严重的威胁。

流水席虽然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但也存在着一些不合理和落后的现象,如浪费食物、攀比排场等。这些现象虽然一定程度上涨了举办人的面子,但是食物浪费也是相当严重,与新时代的文明要求相悖。

农村流水席被叫停或迎来大规模严查,并非没有道理,行家说的酗酒也是其中之一,很多举办流水席的也非常不喜爱这种宾客,喝起来没完没了,喝多了还要照顾,非常麻烦。

而且酒水本身就是一项很重要的支出,如果连续举办好几天的,酒水需求就需要好几万块,酒水质量差拿不出手,质量好的价格贵又心疼,所以这时候就需要挑选一款价格不贵,又质优价廉的好酒。

它产自酱酒之都茅台镇,酿造人曾传政是原茅台厂长李兴发的,对于茅香有着深入的研究,所以此酒也被当地人称作他小茅台。

选用和茅台一样的红缨子糯高粱作为原料,这种高粱长在高山之上,山脚的先成熟,山顶的后熟,但为了保证用粮量充足,所以需要等到山顶的高粱成熟,进行二次投粮,耗费时间长。

工艺用的是传统纯手工12987大曲坤沙,酿酒历经165道工序,耗时一年,基酒还要窖藏6年,等待老熟,之后还要加入10年老酒增香调香。

开瓶之后,酱香味扑鼻而来,非常浓郁,在嘴里层次感很强,优雅细腻,很有质感,喝的时候不呛喉咙,温润顺畅,喝完不上头,醒酒快,很适合流水席这种环境。

虽然有些行家分析说是因为喝酒误事,但实际上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我们不能一味地抱怨和反对,同时,也不能一概地否定和抛弃流水席这种传统习俗。

新时代下需要让它既能满足人们的物质需求,又能体现人们的精神追求,既能展示农村的风土人情,又能彰显农村的文明风貌。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