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中绽放的花朵是所有花朵中最稀有、最美丽的。”电影《花木兰》中的经典台词,是何诗蓓的人生信条。从小出身优渥,却选择了一条伤病累累的运动员道路,何诗蓓终于在最美丽的年纪,迎来了成绩的绽放。

在杭州亚运会游泳赛场,25岁的何诗蓓已经取得了2金2铜的成绩,创造了香港游泳历史。连香港代表团团长霍启刚和弟弟霍启山,以及77岁的亚奥理事会副会长霍震霆都在为她摇旗呐喊。

颜值高、肯吃苦、成绩好,带着多重标签的何诗蓓,是如何做到在世界赛场大放光彩的?这位爱尔兰前总理的侄孙女,为何坚定代表香港出战的信念?

女子100米自由泳决赛,只见何诗蓓从一入水就一骑绝尘,没有给对手任何机会,到边时领先了第二名一个身位,并打破了自己保持的亚洲纪录。至此,她成为香港首位包揽亚运会女子100米、200米自由泳冠军的运动员。而她的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其实,近两年,何诗蓓已正式跻身世界顶尖女子自由泳运动员之列。在东京奥运会上,她获得了女子100米、200米自由泳两枚银牌,成为香港游泳队首位奥运奖牌获得者,并两破亚洲纪录,香港政界纷纷发来贺电。

拿金牌和打破亚洲纪录哪个更重要?何诗蓓认为这很难比较:“中国香港此前还从未在亚运会上拿到过游泳金牌,所以对我来说,这块金牌对于中国香港来说意味着很多,但打破亚洲纪录也意味着我可以继续进步,希望有一天我还能游得更快一些,所以是两种不同的含义。”

接下来,她还将参加接力项目,无疑,何诗蓓已是中国香港代表团的一面旗帜,被香港誉为混血女飞鱼。

混血美女的特质,在何诗蓓身上显而易见。父母都从事金融会计行业,而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是,她是曾3次担任爱尔兰总理的查尔斯·豪伊的侄孙女,以及另一名前总理史恩·利马斯的曾外甥孙女。

因为家里有游泳池,何诗蓓4岁起就和姐姐一起学游泳,但她坦言,小时候很讨厌游泳,“但是有好几个教练告诉我的父母,我有天赋,我不应该放弃游泳。我游得越久就越发现,事实上我是喜欢游泳的。”

何诗蓓享受游泳的过程,比如,遇到了很多队友并交了朋友,在训练中可以一起聊天。再比如,在水中,只有哗哗的水声,她感到自由、平静。

游着游着,何诗蓓发现,自己开始游向了世界赛场,但她始终给自己定义为“员”,只有在保证学习的前提下,再参加比赛。

多年来,她给自己设立了严格的时间表,坦言要做到很不容易,“比赛期间每天的日程很紧张,我需要很好安排自己训练、恢复的时间,睡觉往往要在午夜之后。”

高中毕业时,何诗蓓在香港高考中取得了“学霸级”的成绩,被美国游泳名校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录取,该校出了不少世界冠军。这样,何诗蓓更能兼顾学习和专业游泳训练。

后来,何诗蓓主动去学习心理学课程,尤其对儿童心理学感兴趣。恰恰是因为自己成长在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周围所有人都非常支持她、喜欢她,但现实社会中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一样。“我想做点事情回报社会,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她说。

家境优渥,何诗蓓的成长之路似乎是一帆风顺的,但事实上,她常年同伤病作斗争,从不向逆境低头。因为脚踝受伤,她无缘2022年布达佩斯世锦赛,由于下背部受伤,她退出了东京奥运会50米自由泳半决赛。这也是为什么,她如此欣赏电影花木兰。

在何诗蓓的游泳生涯中,香港不只是她长大的故乡,在她进入大学后,也一直为她的训练保驾护航。2017年年底,何诗蓓的脚出现了问题,她先后咨询了8位专家,都无法确定问题所在。2018年5月,她在香港体育学院教练的推荐下找到一名香港针灸师,诊断出脚踝周围软骨发炎,不得不退出 2018 年雅加达亚运会。

新冠疫情发生后,何诗蓓得知美国所有游泳馆将要关闭,很着急,当时她正备战东京奥运会,因为一旦离开泳池超过3天,就会丧失水感。后来,在多方联系下,2020年5月她回到香港进行训练。

“从小到大都有人问我为什么不代表爱尔兰,连同学们知道我代表香港都感到惊讶。我告诉他们,我可以选择代表爱尔兰,但是我出生在香港,住在香港,我与香港总是相连,我为代表香港感到自豪。”何诗蓓坚定地说。(新民晚报记者 陶邢莹)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