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VOGUE时尚网受邀探访伯爵位于La Côte-aux-Fées的发源地及日内瓦Plan-les-Ouates的新工厂,近距离地了解伯爵珠宝及腕表的诞生过程,并采访了伯爵腕表部门总监Franck Touzeau。

VOGUE时尚网:我们注意到,不管是从表壳还是机芯,超薄都是伯爵腕表设计的重要方向之一,为什么伯爵会这么极致地追求超薄?在你看来,超薄代表了什么?

Franck Touzeau:伯爵从1874年诞生之时是一个机芯的制造商,在1943年之前,我们一直在为其他品牌提供机械机芯,1943年才正式注册伯爵这一品牌,并推出自己的腕表产品。1957年伯爵开始实施腕表商品化,推出超薄机芯,1959年推出超薄腕表。伯爵我们所追求的目标之一就是超薄,超薄也是伯爵的标志,超薄表一经推出,立刻在市场上引起强烈反响,并取得成功。所以说,超薄算是伯爵腕表的一个灵魂。

Franck Touzeau:伯爵从来不会盲目地去追逐流行,我们有自己的DNA,一切伯爵产品都要符合优雅、创新的伯爵风格。在过去的10多年,有很多做得成功的时尚腕表品牌出现,但是伯爵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出现而改变自己的风格和路线年,超薄表就曾很流行,如今,超薄表又重新回归,成为强劲的腕表流行趋势之一。在超薄表出现之前,贵族们佩戴的腕表都是很厚重的,超薄的腕表诞生之后,腕表才有了优雅纤细的美感。所以说伯爵的超薄表算是钟表界一个性的设计。此外,不同于别家品牌,伯爵除了腕表设计、机芯、表壳等等以外,连制作机芯的工具零件都是自己制作,在高级制表领域当中,所有工具全自产厂家是不多的。正是因为有能力制作工具,所以对于伯爵来说,在产品的创作上没有什么限制,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来制作工具,然后制作出符合品牌需求的腕表。可以发挥的空间也更大。

Franck Touzeau:传统和创新是不可分割的两个部分。伯爵是以超薄著名,这算是伯爵的一个传统特色。但伯爵表并不仅仅追求纤薄的厚度,对于材质的选择,弧度、打磨、触感都要精益求精,而且在设计上的创新也独树一帜,很难让别人模仿,比如伯爵表的新表壳光是设计就要一年的时间,我们力求做到完美。新产品的设计和研发都是在传统的基础之上加入新鲜元素和新的工艺,伯爵所追求的是独一无二,制作出与别人完全不一样的东西,独一无二的产品就不存在竞争。虽然是有些产品的设计已经接近极致,比如超薄,我们已经把超薄做到了极致,看似已经没有什么方面可以再精进,但是伯爵会精益求精,在其他方面突破,做创新,永远做的比要求的更好。

VOGUE时尚网:近年来,女表权重越来越大,而且不乏有品牌推出复杂功能女表,您怎么看着这一现象?

Franck Touzeau:过去女表珠宝款多一点,男表偏重技术、功能,但是伯爵现在已经在为女性做一些复杂工艺的表。伯爵在女表方面将侧重点放在做一些机械机芯女表,而对于复杂程度有多少并没有那么热衷。在我看来,女性对于腕表的要求不过是要求漂亮优雅、然后搭载了非常优质的机芯,能看时分秒,最多再加个日期显示就已经足够了,像陀飞轮、三问这种复杂功能对于女表来说就没有必要了,即便是有这些功能,很多女性也不会用,所以综合市场考虑,高级复杂功能女表还是没有必要。

Franck Touzeau:在9月份即将于香港举办首届亚洲高级钟表展“钟表奇迹”上,伯爵会推出今年SIHH面世的伯爵Emperador帝王枕型超薄三问表三问腕表的新版本,此外,还会推出三款新的Gouverneur腕表。届时,龙凤系列也会有新品推出,敬请期待。

Franck Touzeau于1973年出生,于法国巴黎高等商学院(Intitut Suprieur de Marketing du Luxe)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投身尊贵精品及皮具行业,曾效力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及Loewe,此后加盟江诗丹顿 (Vacheron Constantin)及伯爵。Franck Touzeau全情投入产品研发项目之余亦不忘充实知识,曾先后于瑞士纳沙泰尔的钟表设计学院(Institut de Formation a la Haute Horlogerie)及巴黎的国家宝石学院(Institut National de Gemmologie)进修,充分掌握腕表及珠宝设计的精髓。他效力伯爵巴黎分公司三年后,于2001年加盟瑞士总部出任产品经理一职,负责腕表产品研发及市场营销事宜;2005年获擢升为腕表市场营销主管,为品牌革新经典的Polo腕表系列贡献良多,期间亦积极参与Miss Protocole系列研发工作,令后者的简易更换表带设计意念更深入民心。自2008年1月起出任伯爵腕表部总监,并以发扬表厂的优秀传统为己任。

作者 admin